皇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皇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0亿地量正回购缩水周小川定调稳健当头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27:26 阅读: 来源:皇冠厂家

200亿地量正回购缩水 周小川定调“稳健”当头

[周小川称,中国经济正面临近年来少有的错综复杂局面,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防风险、惠民生任务繁重,对制定和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改善金融服务,都提出了新的挑战。人民银行各级机构要认真执行好稳健的货币政策]

经济下行给货币政策带来的压力日益明显,尽管央行仍然没有诉诸降准,但精细化的公开市场操作已逐渐从净回笼转向净投放。

5月27日,央行正回购收缩至地量仅200亿元,而当日到期的正回购为500亿,日内净投放300亿。

面对5月底面临跨节假日资金需求、市场对6月关键时点资金面有趋紧的预期,多个机构于近期再次呼吁降准。

不过,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嘉兴调研提出“要执行好稳健的货币政策”,这被市场解读为央行的货币政策依然“稳健”当头。

正回购缩量至200亿

“这200亿元的正回购对资金市场的影响并不大,资金价格等方面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一名股份制银行资金交易员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之所以央行正回购这么小的规模,主要还是考虑为5月底节假日资金紧张做一个平滑。

央行5月27日正回购规模为今年单日正回购总额最低的一次,市场分析人士仍然更多倾向于认为央行正回购缩量旨在调节因财政缴款增加导致的月底流动性偏紧,进行公开市场操作是精准操作而非全面放水的信号。

5月27日,上海银行间拆借中心Shibor利率走势显示,隔夜利率和7天利率有小幅上升,分别上升3.85个、5.2个基点至2.541%和3.247%。

“银行间资金价格有小幅的波动是比较正常的,总体来看,7天资金价格上涨主要还是5月底6月初,银行跨节资金需求有所上升,但是整体资金价格还是处于较低的水平。”一家大行资金交易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目前市场整体资金面处于宽松的状态。

除公开市场操作外,央行5月29日还将进行国库现金定存招标,此次招标规模为400亿,期限略长为9个月。

民生证券研究院分析师李奇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央行要维持资金面的稳定,避免财政存款上缴引发资金利率预期的波动,所以在公开市场操作中加大力度,同时进行国库定存投放。

南京证券分析称,5月下旬财政缴款5000亿元左右,外汇占款新增减少、季末效应影响资金面收紧,预计央行将继续缩小正回购操作规模,以增大对资金面的支持。

东莞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陈龙认为,央行有必要适当增加净投放的规模,甚至会祭出逆回购。

“我们认为,本周央行将在公开市场重新祭出逆回购工具,进行小幅度、短期限的逆回购,以使资金面安全跨月。具体来说,7天或14天的逆回购是适合的,而规模应该小于500亿元。”陈龙表示。

今年4月份开始,央行就结束了2、3月份资金净回笼的公开市场操作,转向净投放。Wind数据显示,5月份央行向市场的净投放量达到2250亿元,较4月份的410亿净投放规模有明显的增加。

银行贷款收紧

一面是资金面相对宽松,一面却是银行贷款规模低于预期。

《第一财经日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5月份工农中建四大行信贷规模发放量相对较低。5月18日之前,四大行人民币贷款发放不到1000亿元,截至25日也仅仅放了约1300亿。

一家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现在银行总体是不缺资金,银行的原则都是早放款早收益。但是5月份银行放款规模压得这么低,一个可能的因素在于,经济下行压力之下,银行对前一阶段放款到期的并没有续贷,轧差之后就影响了5月份的贷款规模。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受到存贷比的限制,部分银行贷款规模可能受限,毕竟今年前几月份银行有贷款放量的情况。”该信贷部门人士称。

近两年来,部分行业运营出现问题,也导致银行对行业性风险更加警惕。一家大型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对一些钢铁贷款、房地产开发贷等银行贷款审核更加严格,也面临收紧。

上述信贷部门人士告诉本报,现在投资在减速,市场的资金需求也有下降的过程,5月份银行新增贷款低于预期是综合因素导致的。

6月预期:降准恐难落地

5月份相对宽松的资金面,也难以让银行为即将到来的6月而感到轻松,尽管市场对6月份银行资金面的预期相对乐观。

“6月份是关键的时间节点,市场预期还是会慢慢有波动,趋紧是有预期的。银行也会跟着预期去做一些调整,但是预计6月份的资金紧张不会再蹈去年6月份的覆辙。”前述大行资金交易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随着6月份的临近,市场降准的呼声再起。

5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内蒙古召开企业和金融机构座谈会时提及,要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盘活资金存量,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等。

5月26日晚间,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几乎同时在微博上发声呼吁央行降准。沈建光表示,央行降准是当前对付硬着陆最好的宏观政策。“降准并非大规模刺激,只是货币政策从过紧转向中性的必然要求。”而鲁政委则称,全面降准有必要。“一方面,外汇占款等自然注入流动性偏少,需要央行主动释放流动性来平补;更为重要的是另一方面,高层关注的是融资成本,只有公开全面降准才有利于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中长端利率回落。”

“6月份货币政策的松不会是整个都松开,相对不会是非常激进的,还是会多采用公开市场操作等工具。而降不降准还需要看经济坏到什么程度,5月份经济据说相对好一些。”一名银行业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前述股份制银行资金交易人士预计,如果5月份经济有所企稳,央行可能会推迟降准,还有一个因素是根据外汇占款的变化,如果继续下降,还是有必要进行一些刺激。

而在5月中旬,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曾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少数几家媒体表示,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成为对冲高额外汇占款的工具,存准率的调整会引起较大震动;而我国外汇占款数额巨大,降准吐出的头寸会对市场产生较大冲击,所以中央银行不会轻易全面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央行网站5月27日消息显示,周小川5月26日在嘉兴称,中国经济正面临近年来少有的错综复杂局面,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防风险、惠民生任务繁重,对制定和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改善金融服务,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因此,人民银行各级机构要认真执行好稳健的货币政策,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getty图

重庆深海鱼油价格

黑龙江网链输送机

济南毛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