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皇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跟我一起玩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0:42 阅读: 来源:皇冠厂家

我们这所大学里,一共有三个篮球场地,并排着的。中间和外面那两个,塑胶地板完好无损,篮球架子也油漆铮亮,很新的。但最靠里面那个场地,却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篮球架子铁锈斑斑,有些部位还被腐蚀掉了,而且篮板也没有了。学校也不管,一直就这么放着不修理。

冷天还好,出来打篮球的人不多,一到闷热的夏天,同学们吃完晚饭就都爱聚到篮球场来玩,那些打得很蹩脚的男生,也都来了。其实他们主要是凑个热闹,但却也占着位置。

那天傍晚,吃完晚饭我就抱着篮球去了球场,只见那两个好的场地已经占满人了,不免有点失望。看看正在等着上位的几个男生,都是些不怎么会打的人,心想就算等到跟他们一起玩也没劲,于是拍着自己的篮球,走到了最靠里那个破烂场地上。

这时我发现,它虽然地面凹凸不平,但总归还是水泥地板,篮球架虽然生锈了,但那个篮球筐总算还在,投个球还是可以的,勉勉强强也能玩。于是,我一人在那里玩起球来。

玩着玩着,发现球场边上多了一个人,那人正看着我玩球。趁投完一个球的空隙间,我看了他一眼,他穿一身红色球服,嗬!1米8的高个子,修长的身躯和四肢,头发飘逸,真是个打篮球的好料子,而且还是个帅哥!

见他一直站着看我玩,我不禁冲他喊:“同学,来一起玩!”

他麻利跑了过来:“好!”一过来就进入了状态,我传个球给他,他顺利接住,一个转身,身子轻轻往上前一跃,球被漂亮地投进了筐里。

“真不错!”我惊叹,“兄弟,你是哪个系的?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我物理系的。前段时间身体不好,在家休养了好一段时间,上个星期才回来学校。”他说。

“噢这样啊!你球技那么好,真应该加入我们学校的篮球队!”我说。

他摇摇头:“不行,我的腿现在还没完全恢复的,医生也叮嘱我,千万不能做剧烈运动,只可以这样简单地玩玩。”说完,他揉了揉左腿。

“那真是遗憾。要不这样,以后你想玩球,就来找我?我住B栋301宿舍,你一说叫王翔的,他们都知道。”

“行!一言为定!我正愁没人玩,憋得慌呢!”他高兴道。

就这样边聊边玩,一直到天黑,实在看不清没法玩了,我们才意犹未尽地回宿舍。临分开时我们约定,明天下午还去球场玩球。

刚踏进宿舍,舍友阿南就冲我腰上捅一把:“你这家伙,真有意思,我们这边在等人数,你不来打,自己跑到烂球场上玩了半天,真有意思!”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去去去,你们打球那么烂,我才不跟你们玩。今天我玩得不知多过瘾呢!”

“是,你很过瘾!一个人在那烂球场上自娱自乐。”阿南嘲笑我。

“你什么眼神,我可不是一个人在玩!你不知道跟我一起玩的那兄弟,那个球技,啧啧,真叫不错!要不是他左腿受伤了,我敢保证,我们整个学校也没人打得过他!”我说着说着得意起来。

只见阿南瞪大眼睛,惊奇问道:“啊?你说有人跟你一起玩?”

“嗯啊!你没看见?一个穿红色球服的男生,还挺帅。”

阿南更是惊讶了,他眨了眨眼睛似乎难以相信:“哪有什么红色球服的男生,我看到你一直就自己在那里玩,一个人把球传来传去。”说着,阿南看向宿舍里其他人,正趴在床上玩手机的小顺说:“是呢,我们当时都觉得奇怪,怎么觉得你跟中了邪一样,还自己在不停说话。不过我们也在玩球,就没仔细观察你。”

这下换我惊呆了:“不可能的,我明明跟那男生一直玩到天黑的!他还告诉我他是物理系的。”

一直坐在凳子上的阿辉突然站起来:“你说什么?他是物理系的?还穿一身红色球服?”

我点点头:“是啊,怎么?”

阿辉满脸恐惧,声音都变得发颤:“我有个老乡就是物理系的,他说他们的体育委员,篮球打得特别好,个子也很高,是高高瘦瘦还很帅的那种。那体育委员特别爱打篮球,但去年有次打篮球,篮球架上的木板突然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左腿上。

>>

大家慌忙把他送进医院,由于左腿伤得太严重,医院只好建议他截肢。他听了后像疯了一样又吵又闹,趁晚上没人,自己爬到了医院最顶层,跳楼自杀了。”

说到这里,阿辉咽了一口口水,“听说,他死的时候就是穿一身红色球服!”

我脑袋嗡的一声,这么说来,跟我玩了半天篮球的,是鬼?!

宿舍里顿时变得静悄悄的,大家都不出声了,仿佛感觉阵阵阴冷从背后渗出。

第二天傍晚,我应约来到了那块破烂的球场,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让舍友们都在其他球场边上密切关注着我。但一直等到天黑,那个穿红色球服的男生也没来。

第二天,我又去找李物理系的系主任,向他询问这事。系主任告诉我,物理系确实有个男生打篮球时被砸伤了左腿,因为接受不了截肢的结果,在医院跳楼自杀了。

那个男生以前是班上的体育委员,个子高高瘦瘦,长得比较好看,而且,经常穿一身红色球服。他就是在那个破烂的球场上受伤的,自杀那天,穿的是红色球服。

从系主任办公室出来,我的脊梁骨阵阵发凉,身上却被冷汗浸湿了。从此,我再也不敢在那个烂球场上玩了,宁愿跟球技蹩脚的男生挤一起。

>>

华人娱乐

怒斩轩辕2破解版

轩剑世界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