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皇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奴隶到皇帝石勒的奋斗史【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30:09 阅读: 来源:皇冠厂家

说到中国历史上的一些皇帝我们知道也还是超多的,有的皇帝是世袭的,有的皇帝是篡位的,有的皇帝是从农民再一直干到皇帝的,但是在中国的古代有这样一个人他叫石勒,他就是从一位奴隶竟然慢慢的做到的皇帝,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了,那么他到底有什么传奇人生呢?下面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分析看看吧!

《晋书·石勒》中记载有这么一个历史故事。石勒“雅好文学”(此处文学特指文章和博学),但不识字。虽然身处军旅之中,只要有空闲之时,便常常让儒生读史书给他听。每每论及古代帝王的善恶,都很有见地,周围的人听到后,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有一次他让人读《汉书》,听到刘邦的谋士郦食其劝刘邦复立六国后人,大吃一惊,说道:“这个建议极其错误,刘邦怎么会因此统一天下的呢?”接着听到张良的反对意见后,才放下心来,说:“幸好有张良的谏言啊!”

后赵石勒出身于绿林,这一段“雅好”历史的故事与他杀人如麻的形象似乎颇不符。其实,翻看石勒的崛起,就会明白,《晋书》中记载的这一段应该是有所本的。历史上杀人如麻的军阀多如牛毛,但能够建立政权并且雄踞一方的却没有多少人。石勒对于政治得失的判断远不是普通的军阀莽夫所能比拟的,如若不然,一个异族奴隶在不到二十年如何能够建立起一个政权。石勒先归刘渊,然后渐次崛起,等待时机,在晋元帝大兴中,叛前赵称王,不久,又杀掉刘曜称帝,其行径在儒家正统看来,是个不守信用的小人,然而,当时的中国军阀割据,石勒的行为其实与其他军阀相比,也并不丑陋多少。他之所以被士人不满,除了滥杀,更主要在于他的出身。

史书上说石勒是“匈奴别部羌渠之胄”,而“羌渠”是匈奴入塞十九个部落中的一个,他是“羌渠”里的羯族人。羯族人的长相是一副白人的样貌,高鼻深目多须,而且信奉的宗教也与中原大不相同,他们信奉的祆教。后人有人认为,石勒的祖先应该是来自于“石国”,也就是现在的塔什干,可能有一定道理。石勒的祖先迁居到中原后,便以石为姓,石勒的父亲和祖父都曾经为部落的小头领。石勒出生在上党武乡县,即今天山西的榆社北,十四岁时与部落中的人做生意到过洛阳,不久之后,便回到家乡耕田。

晋惠帝的末年,山西出现大饥荒,并州刺史“东瀛公”司马腾开始掠夺买卖胡人到山东、河北作奴隶,掠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要出售奴隶,换取急需的军粮。当时害怕胡人奴隶逃跑,便用一个枷锁套住两个胡人,石勒当时已经二十余岁,也在被贩卖的行列之中。从山西到河北、山东的一路上,具体情形,不须描述,也知道其惨状。石勒侥幸活到了目的地,立即卖到茌平人师懽家中,成为耕奴。时间稍久,师懽便发现石勒与普通的胡奴不一样,所谓“气象不凡”,放免石勒成为佃客。

其后,石勒召集王阳等八个人为“骑盗”,接着又得到了郭敖等十个人加入,号称“十八骑”。在八王混战中,成都王司马颖被刘舆杀死,司马颖的部将公师藩带领数万士卒,起兵赵、魏,打出的旗号就是为了司马颖复仇。石勒趁此机会,带着“十八骑”投奔公师藩。从此,中原大地迎来一位异族的乱世枭雄。

不久之后,石勒又投奔前赵开国皇帝刘渊,成为刘渊的部将,在这一时期,石勒的军队已经发展到了十余万人。公元三一一年,石勒追击西晋主力军“东海王”司马越于苦县宁平城,全歼了晋军。就在这一年,前赵刘曜与王弥会师于洛阳。之后,石勒用计策诱杀了王弥,兼并了王弥的军队,势力大增,信心满满的南侵江、汉等地,旋即失败。采用张宾的计策,北据襄国,也就是今天的邢台市,作为根据地。西晋的东北八个州,石勒拥有其中的七个。公元三一四年,石勒袭击了王浚,夺取幽州,割据了河北、山东的大部分地区,两年后打败晋将刘琨。公元三二一年,灭掉鲜卑段氏,同年趁东晋大将祖狄病亡,占据了河南和皖北地区。接着破曹嶷,取青州,公元三二九年,灭掉前赵,攻占关陇,此时,中原地区,除了辽东的慕容氏,河西张氏以外,统统都归石勒所有。石勒建立的后赵,在全盛的时候,其疆域,“南到淮、海,东达大海,西至河西,北尽燕、代”。公元三三零年,石勒正式称帝。

石勒是羯族胡人,对西晋以汉族为主的政权自然有强烈的民族仇恨,所以,他在战争中杀死不少所俘虏的西晋王公士卿和世族大家。但是对于投降他的世族大家则采取了较为优厚的态度,并且有步骤的吸收他们加入自己的政府。石勒转战河北的时候,将当地的“衣冠人物,集为君子营”,并且吸纳汉族失意的文人张宾,将其任命为自己重要的幕僚,甚至石勒将其任命为“大执法”,总管朝政。这样的用人方法,使得石勒在征服周边的军阀有了不一样的气象。建立后赵后,不仅将世族大家三千家迁徙到邢台,还下令胡人“不得侮易衣冠华族”。同时继续采用九品官人制度,很多当时的大族都在石勒的国家中担任重要的官职。

当然法令归法令,羯人欺负汉人的事件,还是经常出现,这也是胡汉分治政策下的必然。石勒有一次召见参军樊坦,看到他的衣服破烂不堪,大吃一惊,问道:樊参军怎么贫苦到这般田地!樊坦率性直接回答,刚刚遭到羯贼欺负,财产都被劫掠而去。石勒笑着说:“羯贼乃尔暴掠邪!今当相偿耳。”随后赐给石勒车马衣服以及钱三百万。当时后赵的法律规定,称呼羯人应该为“国人”,汉人为“赵人”,严禁汉人称呼羯人为“胡人”,这次樊坦违反禁令,石勒并没有加以责备,不过,通过这次事件,可以看出来,当时后赵的羯族人明显高出汉人一头。

石勒因为早年经历过“两胡一枷”被卖到山东做奴隶的悲惨生活,所以,他对于普通百姓的艰难生活,应该是深有体会的。虽然他也曾在灾荒年间,为了保证自己军队的粮食的充足,不顾百姓死活,采用掠夺方式获取军粮,甚至被百姓骂作“胡蝗”,可是当他夺取幽州之后,实施的租赋制度,规定百姓每户帛两匹,谷二斛,远较西晋政府实施的“占田法”之后,“民丁课田,夫五十亩,收租四斛,绢三匹,绵三斤,轻缓的多。在十六国时期,军阀林立,战争频仍,石勒减轻编户齐民的田租户调的做法,是难能可贵的。石勒为了节约粮食,一反匈奴的旧习俗,在自己统治的区域内,严格禁酒。史书上记载,石勒“以百姓始复业,资储未丰,于是重制禁酿,郊祀宗庙,皆以醴酒,行之数年,无复酿者”。

石勒在对于不同意见的听取也颇有可取之处。他曾经要营建邺宫,廷尉续咸上书反对。石勒大怒骂道:“不杀了这个老臣,我的王宫不能建成!”下令让御史逮捕续咸。中书令徐光进言道:以陛下的天资聪颖和睿智,超过了唐虞,却越发不爱听忠臣之言,岂不成夏桀、商纣之类的人了吗?群臣的话如果可以采纳就采纳,如果不能采也应当宽容,怎么能因大臣的直言不讳而随便杀人呢!”石勒听完徐进的一番话,感叹道:作为君主不能独断专行,我难道不明白续咸谏言的忠诚吗?原先我就是和他开玩笑。”石勒随后停修了宫殿,赐给续咸绢百匹、稻百斛,接着又发布诏书命令百官每年举荐贤良、方正、直言、秀异、至孝、廉清各一人。石勒的主观目的当然为了自己政权的长治久安,但是客观上却使得当时朝廷的政治也清明了许多。

相比与中国历史上一些君主自吹自擂,石勒对于自己的评价,倒是颇公允。

他曾经在宴请高句丽和余温屋孤的使者,酒兴正酣时,对徐光说:“我相当于自古以来开创基业的哪一类君主?”徐光大拍马屁回答:“陛下的神明威武宏谋大略胜过高祖刘邦,才略卓绝超过魏祖曹操,自三王以来没有人可比,可以说仅次于轩辕!”石勒听完笑着说:“人怎能没有自知之明呢,你的话不是太过分了吗?我如果遇到高皇刘邦,必当北面而事奉他,与韩信、彭越并肩齐驱而争为人先。倘若遇到光武帝,当共同驰骋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要行事光明磊落,如日月光明,不能像曹孟德、司马仲达父子,欺负孤儿寡母,以狐媚来夺取天下,我应当处在二刘之间而已,哪能与轩辕相比呢!”

这一段话,石勒说的很诚恳,他也确实在一些政策上效法汉高祖的,抛开石勒是否有吹嘘之嫌,在他统治下,百姓要比汉族执政的西晋末年,和匈奴人刘氏统治的前赵时候,生活的更好,这都是不容置疑的。

阿里地牛皮癣医院

膀胱炎有哪些并发症产生

济南哪个医院看皮肤病比较好

相关阅读